挖掘机滤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挖掘机滤芯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益多印度之子与印度之孙文章库玉林新闻网

发布时间:2020-03-04 14:32:30 阅读: 来源:挖掘机滤芯厂家

关于十四世达赖喇嘛自认印度之子问题,笔者迄今与达赖及其手下讨论几个回合了。首先是笔者2月19日发表《达赖挟洋自重必然失败》一文,其中对达赖近年屡屡自称印度之子并把祖宗之地藏南地方奉献给印度,予以揭露。到了3月9日,达赖终于不能假装听不见了,他在印度高调会见记者,堂而皇之列出他给印度当儿子的三条理由。笔者再于3月31日发表《达赖执意要当印度的儿子》一文,耐心指出达赖的三条理由都不能成立,给人家当儿子不可以那么随便,他还得作出更充分的论证。此后,达赖流亡政府发言人出面为其辩解,更有一位海外陈某不胜其勇,出面论述印度之子不可理解为印度的儿子,儿子是儿子,之子是之子,达赖当印度之子是名至实归,不当这个之子则是天理难容的。本着诲人不倦的古训,笔者再于5月5日发表《看达赖为当印度之子的新辩解》,此后陈某倒是不吭声了,却有达赖流亡政府发言人、办公室秘书及若干海外动乱分子一起出面叫骂。为了不辜负这些朋友的一番苦心,笔者待其才华展示得差不多了,再就此话题写几句。为了行文方便,笔者感到应当给这些朋友一个礼貌的统称。按照他们自己的逻辑:因为达赖服膺产生于印度的佛教,所以达赖是印度之子;那么他们又服膺达赖的思想,顺理成章就应当是印度之孙了。既然达赖的印度之子当得,自然小辈的印度之孙也当得。想来印度之孙们没有理由不欢欣雀跃而受之,同时也应对笔者赠予名号表示感谢才对。

笔者对印度之孙们作文一一认真检读。感到高兴的是,之孙们愿意把这个话题继续炒下去,且有的作文洋洋洒洒上万言,看得出是下了苦功夫的。遗憾的是,之孙们作文进步太慢,实在缺少值得一驳的新材料新观点。就拿达赖当印度之子合理性的论证来说,论来论去,还是没有超出达赖本人列举的那三条理由,其中主要的仍然是,因为达赖的佛教知识来自印度、非暴力理念来自印度文化。笔者早已指出,包括佛教在内的世界性宗教,其教徒对国家的认同与所信仰宗教源于哪个国家、地区并无必然联系;同样,人类每一种有价值的思想、文化,都不同程度地为不同国家、民族的人群所共享,其信奉者对国家的认同与这些思想、文化产生于哪一个国家、地区也无必然联系。就拿佛教说,中国、日本、韩国、缅甸、泰国等均有众多信徒,其中有谁自认是印度之子?西方各国信基督教者甚众,又有谁自认是基督教发源地古巴勒斯坦之子?达赖多次见过美国总统,如果见面之际盛赞对方功德无愧为巴勒斯坦之子,即使不被当面训斥,至少也会被视为神经不正常。所以,聪明的印度之子迄今也没敢给美国总统奉此尊号。

针对笔者所指出的印度迄今无人认领达赖这个儿子的事实,印度之孙们大为不满,以为伤了自尊,特意引用了挪威西藏之声4月29日印度学者、慈善人士会见流亡政府人士的报道、5月1日印度官方人士出席达赖集团感谢喜马偕尔邦活动的报道,摘引了印方人士大段讲话,以说明印度是认达赖当儿子的。但是笔者一字不漏地查看了全部引文,尽管其中确实充满赞誉之词,却根本找不出一句印方人士承认达赖是印度之子或喜马偕尔邦之子的话。凡给人家当儿子,第一是要自愿,第二是要对方认领,一厢情愿是不行的。第一条达赖自然是做到了;第二条,达赖确实还需要继续争取。

一名印度之孙对笔者批评达赖陪印度人士看板球比赛一节大为不屑,讥讽道:中国对于达赖喇嘛在他生活了五十多年的达兰萨拉观看一场板球比赛所做出的幼稚举动真令我感到可笑。但是他故意忽略了问题的要害:笔者批评的并不是达赖看体育比赛,更何况儿子陪爹看比赛体现了孝道美德;笔者批评的是,在4月14日中国青海玉树地震之后的第四天,达赖于4月18日就喜孜孜地应印度人士之邀观看印度全国板球赛。须知按藏传佛教规矩,4月18日尚在遇难同胞头七超度期之内。达赖本人4月17日刚刚在记者会上表示对玉树地震深感悲伤。而在此之前,2月14日达赖在今年藏历新年讲话中还要求国内外所有藏人:境内许多地区的藏族群众都认为目前是怀念苦难的时刻,因此不宜像往常一样举行新年的庆贺活动。很清楚,在达赖眼里,藏人的一切感受都不如讨印度爹的欢心重要。流亡政府办公室秘书不是骄傲地宣布达赖喇嘛不需要亲吻地面赢得印度人民的心吗?而大到出卖藏南祖宗之地,小到棒球事件,都无异于印度之子往不懂事的印度之孙尊臀上一次又一次猛踢。@@@

在流亡政府任办公室秘书的那一位印度之孙大约也感觉到他们的辩解和攻击实在是软弱无力,可能是受高人指点,终于拿出看家本事,很用力地诅咒道,攻击上师的罪孽比杀死上千人还要大,你骂上师,你从此不走运,事事不如愿。更严重的是妻离子散,断子绝孙。其实任何人都可以查查笔者这几篇文章,其中绝无对达赖的辱骂之词,只是引用达赖自己的原话,略加几句论理而已。倒是印度之孙此番咒语很明显与佛教精神根本无关,却更像出自神汉神婆、巫蛊邪教之口。笔者不由想起1949年当时的噶厦在拉萨鲁布广场主持的一次大规模的诅咒共产党的错卓卡崩活动:一帮神汉神婆支起直径3米多、深2米多的大铜锅,在油、水煮沸之后,舞之蹈之,一边念起咒语,一边把象征男女汉人的草扎人形投入油锅,于是众人一齐拍掌,欢呼胜利。众所周知,这番诅咒并没能阻止西藏的和平解放。如今,印度之孙们只剩下念咒一招,连大油锅也没有了,法术效力自然又要差很多。倒是印度之孙们自己要想想,你们几十年背井离乡,亲人离散,寄人篱下,仰人鼻息,乃至闹到千般乞求给别国当儿孙而不得的地步,这难道不是背叛祖国、背叛民族的报应吗?

有关印度之子的讨论,达赖现在是进退两难。不讨论下去吧,等于承认笔者对他的揭露都在理,丢不起这个人;继续讨论吧,势必使这个话题继续发酵,结果是更加难堪。老实说,印度之子话题对于达赖集团来说本来就是个倒霉的话题。笔者本着佛陀所倡导的慈悲之心,给达赖指条出路:正大光明地承认讲错了话,今后再也不干这种丢人现眼的事。如果还想继续辩下去,笔者倒是非常乐意奉陪,只怕达赖自己越辩越不成模样。

写到这里,笔者又看到一个材料,据达赖集团的媒体6月7日报道,达赖在克什米尔地区活动时又吹牛:我和印度关系密切,我认为我是印度的和平使者。给印度当儿子还没得到承认,又未经许可自封为人家的使者。看来真是改也难!

河北订做防静电工服

吉林制作工服

潍坊防静电工服制作

山西防静电工作服定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