挖掘机滤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挖掘机滤芯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HTC市值超越诺基亚的三大密码

发布时间:2019-09-30 03:17:11 阅读: 来源:挖掘机滤芯厂家

HTC市值超越诺基亚的三大密码

最近,老将诺基亚应该比较郁闷,先是被苹果革命了一把,又被后来者HTC 欺负 了一把。

HTC市值超诺基亚的背后,有着什么样的产业密码?是皇军太无能?还是共军太狡猾?

三大疑问:

1、HTC市值超诺基亚,是硬件的胜利,还是软件的胜利?

2:是真超越还是假超越?是否后劲不足?

3:蝴蝶效应的背后,是创新的胜利,还是模式的胜利?

以下为访谈实录:

金错刀:大家好,这里是《金煜良言》大话移动互联网,我是金错刀。

王煜全:我是王煜全。

金错刀:最近诺基亚比较郁闷,在被苹果革命了一把之后,又被后起之秀HTC欺负了一把,最近比较关注的是HTC市值超越诺基亚,超越背后有什么样的产业密码,是皇军太无能,还是共军太狡猾。我们今天想辩论一下这样一个话题。

HTC超越诺基亚是硬件的胜利还是软件的胜利?

我们现在先来看看第一个密码,诺基亚被超越背后,王煜全你觉得HTC这样一个黑马的跳出是硬件的胜利还是软件的胜利?

王煜全:当然硬件上也有一定的胜利原因,但是总得来说,软件胜利的因素更大一些。现在我们已经看出来了,越多越多人相信,Android这种开源的无线互联主导的操作系统是主流,尤其是Android现在已经开始露出主流霸主的头角了。一般来说,一个趋势呈现出来的时候,你要加入成为最早的弄潮儿,然后当趋势真正形成的时候,你就是胜利者。HTC是最早加入Android阵营的手机厂商,尤其是它以前只做代工,有了Android之后它才有了自己的品牌。

金错刀:HTC做品牌的时候才不到4年,在这不到4年的时间里,它实现了市值30倍的增长。

王煜全:它是站在Android大潮的潮头上实现了自我的突破。反观诺基亚,当Android这个大潮到来的时候,它不去适应它,反而选择了大潮边上的一个小逆流 微软的Windows Phone 7,我们就认为诺基亚的衰弱是必然的。

金错刀:按照你的逻辑,未来智能手机软件的PK很重要,现在在手机方面主要有三大软件系统,首先是苹果的iOS,其次是谷歌的Android,它基本上可以与iOS抗衡了,另外就是看上去已经没落了的Sybiam,微软的Windows Phone 7目前还不太主流。

王煜全:是这样的。为什么我们比较看好Android呢,首先,iPhone的封闭性会给它带来比较大的障碍。当手机越来越普及的时候,你很难相信手机市场中有一家厂商占有很大的份额,这确实很难。这时候可能就意味着,iPhone在收入利润上可能很可观,但是从出货量上来看,它在整个手机市场是相对微小的。而手机的操作系统主要是看拥有的用户量的,因此iPhone的影响力肯定逐渐被Android赶上来。

未来只有推明星机型才有市场

金错刀:我跟你的观点不太一样,我觉得HTC超出首先是硬件的胜利,当然软件也很重要。有两个理由:第一个理由是苹果采取的是明星机型的模式,HTC是多机型的模式,它做过代工,在终端对消费者的打击能力是很强的。所以在终端领域里对消费者的吸引力是很强的。

明星机型跟多机型,哪个是趋势?我自己觉得,在摩托罗拉的V3之后,明星机型单机救主的盛况已经不存在了,现在是一个多机型的时代。但是苹果模式是一种很特别的模式,大家都追逐明星机型,我觉得主流情况下,HTC硬件的多机型模式是一个很大的超越的方向。

第二个理由是,同样是用Android操作系统,摩托罗拉最近也被批评,有观点认为Android耽误了摩托罗拉手机跟平板战略,你觉得呢?

王煜全:我们一个一个问题来说。第一个问题,我认为未来一定是明星机型的市场。一定是。为什么以前你会觉得多机型的战略成功呢?是因为V3之后,成功者是诺基亚,诺基亚是把多机型战略做到极致,不光是多机型,而是多系列,每个系列针对性非常强。实际上多机型战略在什么时候碰到了转折点呢?就是iPhone带动的现在整个手机的趋势,多点触摸大屏手机的时代来临。当有多点触摸的大屏手机的时候,不管多少个机型放到桌上,都长的差不多。今天还看到报道说,有人批评HTC的新手机极端缺乏创意。我想问一下,当一个手机95%的空间就是一块屏的时候,怎么能有创意?基本上是不太可能的。

金错刀:芯片、CPU呢?

王煜全:芯片的差别是在屏幕上显示不出来的。芯片的好坏都不是手机生产商提供的,是第三方提供的。第三方跟苹果没有亲缘关系,为什么给它提供最好的芯片?道理很简单,苹果的单机出货量太大了。当你的单机出货量达到千万部,而另一家供应商的单机出货量为百万部,那当然给苹果定的价钱会便宜很多。业内有传言,苹果一块淘汰的屏拿到国内后,质量比我们正品还要好,而且价钱还要便宜很多。原因很简单,就是它的出货量实在太大了。

我们总结未来是明星手机的大片时代,花大钱狠砸广告,希望单款手机热卖,当然这个模式也有风险,就是这一款成功,下一款未必成功。但是大片模式至少可以保证一点,性价比一定非常高,因为量能够放上去。我们总结以前诺基亚的营销模式是这样的:电视里打着N97的广告,大城市卖N95,中等城市卖着 N82,小城市卖N73,它是个金字塔的结构。但是苹果是另外一种模式,我开始卖iPhone 3G版的时候,之前的二代就不卖了,卖iPhone 4的时候,iPhone 3就没有了。我相信等iPhone 5出来的时候,iPhone 4就不会在市场上销售了。它都是集中力量砸一款手机。

金错刀:但是苹果这种大片模式对其他手机厂商是否有借鉴意义?因为大片模式是基于其软件和硬件都是这种模式的条件下的,而对大部分的手机厂商来讲,硬件还是主导。

王煜全:软件对大片模式的形成的支持主要在以下几个方面,以前的软件是收许可费,在这个条件下玩大片模式不行,因为每一部手机都要花钱,但是Android不收许可费,这就意味着越做大片越没有成本,因为其边际成本为零。所以说其他厂商做大片模式就有了软件基础。

而企业的硬件基础就是得有做大片的底气。如果你能全球销售,让全球各地的市场分担某款手机的销售数额就可以做大片。反过来讲,大片时代刚刚显露头角,还没有真正形成清晰可以看到的模式。

金错刀:按你的理论,摩托罗拉本来是很有可能成为大片的典范的,为什么它到目前为止还没成功呢?

王煜全:摩托罗拉和HTC都是这个模式的受益者,他们对这个模式本身的理解还不清晰。HTC不清晰在于,它有一两款明星机型销售不错,但是他还在不断地做新机型、做多样化,这绝对是错误的。摩托罗拉不清晰在哪儿?手机玩大片,但是Pad玩大片机会已经非常少了,因为iPad已经把Pad市场切的差不多了,80%可能就在苹果手里。因此,摩托罗拉的失误不在手机上,而在Pad上,它推Pad产品是很愚蠢的。

HTC超越诺基亚是真超越还是假超越?

金错刀:我们接下来说一下第二个密码,目前外界对HTC超越诺基亚有两种说法,一种认为是真超越,另外一个认为是假超越,我们接下来讨论一下它是真超越还是假超越,是否后劲不足?目前网上流传着这样一个段子:诺基亚是桑塔纳,虽然很丑,但是很温柔、很耐用,HTC是吉利,不要以为您带几个英文字母就是国际大牌。您认同这种看法吗?

王煜全:我不认同,HTC和吉利还不太一样。从潮流上来讲,是大屏手机和大片手机销售模式超越了诺基亚,不管是谁,未来的赢家一定不是诺基亚了,这是肯定的。

金错刀:这种模式是真超越?

王煜全:是。但是HTC能不能坚持这种模式,这是一个问号。因为HTC似乎对这个模式的理解程度还不够,如果能坚持,它未来一定能跑赢。现在只能说是进入到途中跑,还没有到冲刺的阶段,很多人对未来辨析不清楚,有可能有些人本来走上了正确的路,但是途中又走回了老路,从而走向失败。只能说HTC胜算是比较大的,最后能不能真跑赢,还要看。

金错刀:我是觉得,他还是稍微有点假超越在什么地方呢?有两个元素确实是不错的,一个是市值,另外一个是毛利率。但是我觉得,目前HTC靠的还是硬件能力,硬件的核心能力,把这种应用完全交给第三方,或者说在第三方平台上做应用这种模式。有那么一点点悬念,因为用户最大的黏性也许不在你这儿。

王煜全:这个可以理解。其实无线互联这个产业链蛮长的,这个产业链长了以后,由一家统一协调非常难。其实诺基亚的衰败和运营商的衰败是相关的,以前整个产业链靠运营商协调的时候,诺基亚的日子过的很不错。苹果加Android直接把这个产业链打开了,变成各方协调,基本上没有谁是完全说了算的状态。这样就造成了传统有核心和中心的产业链的失败。这个新的产业链为什么更好更良性,就是因为在相对复杂的产业链里,必须要打开,使得各方都为自己的利益贡献力量,合到一起为整个产业链贡献。因此我觉得不把这个产业链拿到手里,反倒是成功的根本。如果把所有东西都攥在手里是很难成功的。包括iPhone也需要开放它的软件的体系,他也不可能软件都自己来做,比如iPhone下一个成功的软件到底是谁做的,我相信苹果不敢说一定是我自己研发的。短期很有可能某个天才出现,使计划经济的模式超越了市场经济的模式,但是长途跑的话,市场经济一定赢。

PC上的WinTel联盟在手机平台上会重演

金错刀:我有一个疑问,HTC和谷歌合作的比较早,也比较深,或者从某个角度来讲,它能扛得起,不管是诺基亚还是国产联想,有时候被Android耽误了,它升级很频繁。以前我花很大精力在1.0做很大的开发,突然间升到3.0了,那几乎都是白做了。这个东西也是挺灾难的,尤其对HTC,目前它在想办法解决,目前还是挺大的事情。

王煜全:你说的非常准确,我们觉得硬件厂商不能完全跟着操作系统走。举个例子来讲,PC时代,PC的升级并不是跟着Windows升级的。PC升级是跟着里面的芯片,也就是硬件的技术能力,硬件的技术能力驱动它升级。这个特点我们很快会在手机上看到,手机的升级不是因为Android出了新版本,而是因为有了更快的芯片出来了。

金错刀:PC上是WinTel联盟,是芯片加操作系统的模式。手机也会重演?

王煜全:手机也会重演。

金错刀:但是手机上目前似乎看不到类似于Wintel的这种联盟。

王煜全:其实所谓联盟,不能从是不是结盟来看,当初微软和英特尔结盟的时候也各怀鬼胎,最后联盟瓦解也不是因为联盟协议中止了,而是因为利益不统一了。所以所谓的联盟主要是看双方有没有共同的利益。

金错刀:你的意思是除了软件的话语权,我们传统的基于技术的硬件的话语权依然存在?

王煜全:依然存在,只不过这里面,确实是各方的话语权是不同的,但是各自都有话语权,一个开放的共融的产业必然是各方都要有话语权的,任何一方缺乏话语权对产业链都会造成灾难。

金错刀:我们现在看的什么的话语权是最核心的话语权?

王煜全:各有各的价值。芯片的话语权是推动整个手机产业升级的源动力,这个源不是操作系统。操作系统的话语权是带来了硬件的统一化,如果没有操作系统,硬件像诺基亚一样分崩离析。操作系统造成了硬件必须统一。硬件的话语权在哪,如果说做大片模式,造成单款手机的放量,相当于PC里面有几款杀出来了的,包括之前的IBM、惠普到戴尔,PC模式使得PC制造商似乎没有差异化的空间了。到最后发现也是前5大占了 80、90%的市场,还是可以差异化出来的,品牌是可以差异化的。相当于说,谁都能拍探险片,但是斯皮尔伯格拍的观众就认。硬件厂商的话语权在于,不管是操作系统,还是后面的这些芯片,最后用户感知和接受的是硬件品牌。

金错刀:我还是有一点不太一样的意见。移动终端跟传统PC最大不一样是,PC是硬件加软件,它掌握了话语权,但是在移动终端的时候有一个巨大的变量,用户。用户的投票权产生了决定性的作用。操作系统背后更重要的是用户的投票权,通过操作系统,其实不只是操作系统,操作系统加商店,加类似APP的模式,才制造了这样一种浪潮。

王煜全:其实越说到用户,你会发现历史是相同的。PC产业当时也是用户用脚投票,在WINDOWS之外,或者是在DOS之外IBM还是有自己的操作系统,用户用脚投票支持更开放的DOS,否定了IBM的操作系统,这个历程正在重演,确实是整个无线产业,正在迅速的IT化,应用软件也是如此,应用软件也逐渐像PC一样,和操作系统分离,有很多软件出来,很多软件会做大。这个趋势蛮相似的。

HTC超越诺基亚是创新的胜利还是模式的胜利?

金错刀:变量还是很大的,特别是因为巨大的用户跟第三方的参与。

说到这个部分,我们更想谈谈第三个密码,这个密码也许对后来者,对其他的硬件厂商,甚至二三线厂商是不是有一个方向性的作用。一个巨大的风暴背后都有一个蝴蝶效应,HTC超越诺基亚之后,背后是不是有这样的蝴蝶效应?它是创新的胜利还是模式的胜利?

王煜全:我认为是模式的胜利。而且理论上讲,只有模式的胜利才能掀起蝴蝶效应。因为如果是创新胜利,创新的模仿,第一比较难,第二如果别人创新你去抄人创新,又涉及到抄袭。但是模式的模仿很容易,因为世界上把模式注册为专利的有,但是比较罕见。绝大多数模式是没有专利保护的,像HTC这样,跟着Android做手机,尽量放量把性价比提升,硬件上看似没有差异化,因为性价比好,赢得市场,HTC一开始品牌是没有优势的,这样的效仿者后来有很多会起来。

金错刀:这个模式有几个关键词?

王煜全:一个就是软硬件的分离,坚定只做硬件,诺基亚当初一个错误就是非要搞无线互联战略,做硬件就是做硬件。IBM做硬件,也没有说硬件做到一定地步,操作系统不用WINDOWS了,IBM的笔记本。

金错刀:但是苹果的标杆线太强大。

王煜全:当初Mac刚起来的时候也很强大,但是老百姓会用脚投票,用脚投票的原因很简单,当价格差不多的时候,强大者能占据市场的主导地位,当价钱过于悬殊的时候,强大者就站不住脚了。这就Mac失败的原因。现在这个原因在手机上会被放大,以前Mac比普通的PC可能只贵20%。

金错刀:但是当时是没有应用的,没有苹果商店。

王煜全:实际上当时也有大量的软件,这是没有区别的。也有很多人为Mac做软件,也有人为PC做软件。只不过是摆不摆在商店里。

金错刀:应用环境没有区别。

王煜全:摆不摆在商店里并不重要,圈里面叫商店,不圈起来散在外面,在中国还有联邦软件,当初在网上买东西并不时兴。所以本地化的销售,其实没有阻碍,我们到处拿着盘拷软件,不构成障碍,软硬件分离单独做硬件,第二是放量来追求性价比的极致,规模效应。

金错刀:传统PC的规模效益在手机行业中一样见效。

王煜全:一样重演,一样见效,至少这个阶段,我们在未来2年里面,至少能看到这个趋势,就是说手机硬件想做出差异化,难度非常大,这种时候,相对而言,只好用性价比来取胜,性价比的原因很简单,放量,量越大性价比越好。

第三个关键词,前两个大家已经摸索到了,第三个没有摸索到。放量的核心是大片模式,你不砸,无论是高端手机砸品牌,还是低端手机砸通道,总要花钱去砸,总要有风险投资性质,如果你不做,想放量,门也没有。

金错刀:我对蝴蝶效应的背后,观点也是有点不太一样,模式的背后,我更相信于创新的胜利,它也有几个关键词。HTC为什么走的路径跟苹果不一样,跟Android阵营的摩托罗拉也不一样。第一因为它是4年前做代工做的品牌,要找一个核心的能量,因为HTC的创始人周永明也是技术出身,非常讲究创新,而且他们这种创新的文化也很有特点。他们叫魔术俱乐部,每个创新人员,Title不一样,有的叫巫师有的叫魔术师,通过特别的方式,当然这些只是形式。最重要的是他通过创新来更多的吸引用户,吸引消费者,或者说你会发现很有意思的是,在手机厂商中,除了苹果之外,大部分是很难制造粉丝的。但是你会发现我们身边有HTC的粉丝,特别是技术出身的。比如说我身边就有好多拿HTC的,他可能有一个重要的原因,他成为了 HTC的粉丝。不管界面,还是硬件,有很多这样的创新。而且这种创新还是比较容易打动用户的,性价比做的也比较高。这是第一个我们看它的创新的路径。

第二,因为它比较强调创新,它本来是代工出身,没有那么重的包袱,或者说没有那么重的成见。可能没有采取像传统的模式 明星机型的模式,其实他做了像运营商定制、多机型等多种尝试,我觉得很重要的胜利就是多机型的创新,当然也被批评了,只是换了一个壳,针对不同的用户跟消费者,有高端的智能手机,有低端的,有不同运营商的,有不同地域的,我会因地、因人、因时做很多创新,这种创新的速度也很快。最起码跟苹果有了一个区别,可能比诺基亚、摩托罗拉也更生猛。

王煜全:确实你可以说有很多创新,但是创新必须要被用户感知,它真正被用户感知的首先是性价比,第二很重要的特点是因为是代工出身,所以没那么傲慢。它基本上是原汁原味的引入了Android,甚至像摩托罗拉总希望在里面加点东西。我是摩托罗拉嘛。或者我是中移动,我要搞一个Ophone,我是联想,我要成一个乐phone,虽然内核总是人家的,但是这是非常愚蠢的。

金错刀:我也有共识,现在做移动互联网和终端是全新的市场,最大的敌人是傲慢,而傲慢带来偏见,会让你用以前的传统路径,传统的是巨大的陷井。

王煜全:你做硬件终端是专家没有问题,怎么保证你是操作系统的专家,人家Android是专注做操作系统,做过各种尝试的。很多时候新操作系统不是把人家东西改好了,而是改坏了。HTC的恰恰是因为不够创新、没想去创新,反倒赢得了市场。

金错刀:你说的是操作系统。我们完全拥抱就可以。

王煜全:现在是一个生态环境,赢家很难保证处处都强,iPhone确实几乎做到了处处都强,但是它还有一个弱点,你开放性上不如别人。别人要想做到处处都强就更难了,乔布斯是不世出的天才。你的策略应该是用自己的强项去结合别人的强项。我记得原来中国移动有一位叫冀勇的专家,他讲过一个观点,叫新木桶理论,说的是在合作竞争的时代,不是自己修个木桶,每个板都够长,而是挑出自己最长的板,和市场上有别的长板的合作伙伴圈成一个木桶一起盈利。HTC找出自己的最长的板 制造,和操作系统上最长的板Android合作。而摩托罗拉觉得除了制造之外,我还有其他长项,所以我要修你的板,那就麻烦了。

金错刀:确实是。不仅是摩托罗拉,Android系都有这样的问题,很多时候来讲,就是因为不太放心,但是这种不太放心,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传统路径,但是这种传统路径的背后,因为你的骨子里面的传统的东西太重要了,在这方面我们还是有比较强大的共识。或者说 HTC超越诺基亚给我们最大的启示,不要傲慢。该自信的时候也要自信。

王煜全:认清潮流,认清趋势。一开始的时候,千万不要做自己制造潮流的人,因为我们没有力量改变历史,但是我们能够推波逐流,我们要顺应潮流,我们主导潮流的能力足够强的时候再去制造潮流。对手机厂商而言,要清醒意识到,现在和以前不太同的潮流。关键是谦虚,先认清潮流,站在潮头上,将来才可能引导潮流。

金错刀:我认同,前面有好多这样的辩论,形势逼人强,形势逼公司强,谢谢。

(责任编辑:)

中融信托

上海信托公司

在线英语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