挖掘机滤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挖掘机滤芯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皇太极能登上汗位并非其父亲之意而是由此人操纵【人物风云】

发布时间:2019-09-29 11:22:08 阅读: 来源:挖掘机滤芯厂家

天命十一年(明天启六年,1626年)八月十一日未时,金国英明汗努尔哈赤寿终。过了十二个时辰,十二日申时,四贝勒皇太极继位为汗,九月初一日在盛京(沈阳)大政殿举行大礼,三大贝勒、众贝勒及文武官员设銮舆护卫,焚香奏乐,告天,行九拜礼毕,汗乃即位。众贝勒文武官员向皇太极三叩首,奉为“天聪汗”,大赦、颁诏于国中,以第二年(1627年)为天聪元年。

《清太宗实录》卷1就此评述说:“是日,天气清明,日朗风静,国人皆欣欣然有喜色。”似乎是国泰民安,民殷国富,万民拥戴,四夷朝拜,皇太极威严无比,坐享锦绣江山之乐了。其实不然,皇太极此时虽然是非常高兴,几年以来梦寐以求的目标达到了,登上了汗之宝座,可以大有作为,但是,环顾左右,俯视金国,放眼周边各国,他难免忧心忡忡,卧不安枕。

首先,回想继位为汗的经过,就会令他甚为后怕。他不是为汗父指定的嗣子,可以理所当然地登极为君,他又不是群臣拥戴恳请劝进,而是由诸贝勒根据汗父天命七年确定的八和硕贝勒共治国政制中“新汗由八贝勒任置”的规定,将他“任置”为汗。而且说得更准确一些,他是被代善“任置”的。

天命七年(1622年)三月初三日,努尔哈赤下达长谕,宣布今后实行八和硕贝勒共治国政的制度,第一条就是八贝勒共议任置继人为国家之新汗,若新汗不听八贝勒之言,“不行善道”,则八贝勒共议后将其罢免,另行“任置”听八贝勒之话的“贤者”。

天命十一年(1626年)八月十一日努尔哈赤去世时,按贝勒而言,有代善、阿敏、莽古尔泰、皇太极四位大贝勒,还有阿巴泰、德格类、额尔哈朗、阿济格、多尔衮、多铎、杜度、岳托、硕托、萨哈廉、豪格十一位小贝勒、执政贝勒。以旗主而论,代善是正红、镶红二旗之主,阿敏是镶蓝旗旗主,莽古尔泰主正蓝旗,皇太极系正白旗旗主,杜度领镶白旗,努尔哈赤自领正黄、镶黄二旗,分归阿济格、多铎袭承。

努尔哈赤虽然是在天命十一年(1626年)八月十一日未时去世的,但在此之前,他已病重难愈的消息早为八旗贝勒、大臣知悉,尤其是八月初七日急召大福晋阿巴亥前往相晤,更使人们感到他已是命在旦夕了。按照英明汗确立八和硕贝勒共治国政的要求,新汗不由汗父指定,而由八贝勒任置贤者为君。

这样一来,当时的四大贝勒、旗主贝勒、执政贝勒,都是可能成为新汗的候选人,他们对此不会置之不理袖手旁观,而一定会暗中盘算,密室商议,是乘机竞争谋为新汗,还是拥立合适之人?这个“合适之人”的含义,可以是从军国大局考虑,议立有为之主;也可以是从个人,从本旗利益出发,推举于己有利之人。因此,有必要分析一下包括多尔衮三弟兄在内的八旗贝勒的势力和倾向。

先从四大贝勒说起。大贝勒代善,是努尔哈赤第一个大福晋佟佳氏(名哈哈纳札青)之子,排行第二,二十三岁就与亲兄褚英、叔叔舒尔哈齐统兵出征,以少胜多,大败乌拉,建立殊勋。此后多次率军征战,军功累累,位列四大贝勒之首,并曾荣任了相当长时间的太子。天命五年九月虽被废除“太子”,但仍系大贝勒,仍是仅次于汗父之下的权势最大之人,具体处理军政要务,身为正红、镶红二旗旗主。而且他还有其他贝勒没有的优越条件,那就是他有几个能征惯战的儿子和亲侄子。

代善有八子,天命末年长大成人能够统兵辖民的,有岳托、硕托、萨哈廉、瓦克达四人。这四位台吉,都是英勇善战的猛将,很早就披挂甲胄,带领士卒,冲锋陷阵,屡败敌兵,尤以岳托、萨哈廉二人更为突出。岳托是代善的长子,天命六年(1621年)正月,年仅13岁零9个月,便和二弟硕托参加了攻掠明奉集堡的战斗,击败明兵,立了第一功。

接着岳托又领兵从征,攻下沈阳、辽阳,再建功勋。天命八年四月,以蒙古喀尔喀部扎鲁特贝勒昂安劫杀使臣,岳托奉命偕阿巴泰、德格类、斋桑古领兵往击,斩杀昂安父子,尽获其妻子部民牲畜。天命十一年四月,岳托、硕托、萨哈廉随父代善等诸贝勒,攻打蒙古喀尔喀五部,大败敌兵,获人畜5万余。岳托、萨哈廉还能文能武,聪睿过人,善于从大局出发,考虑处理军政大事。

早在天命六年,岳托就与汗祖父努尔哈赤、父代善及莽古尔泰、皇太极、德格类、济尔哈朗、阿济格等叔父伯父一起,对天焚香,盟誓和好,不开杀戒,成为当时后金八大贵族之一。天命九年正月,后金与来归的蒙古恩格德尔额驸盟誓,二月与科尔沁部奥巴贝勒等盟誓,岳托、硕托、萨哈廉都是代表后金参与盟誓的“十固山执政贝勒”,可见这三位贝勒在后金国中政治地位之高。

代善的亲侄子杜度,也是国中的要人。杜度之父褚英,是代善同母之兄,曾被汗父努尔哈赤立为嗣子,执掌军政大权,后因与父争权而被处死。按照后金政局习俗,父死之后,其子一般跟随或依靠伯父叔父过活,实际上杜度弟兄也就是和代善联在一起,唯其马首是瞻。杜度勇猛善战,早就领兵冲杀,转战四方,多建军功。还在天命四年、五年(1619—1620年),朝鲜李民寏就了解到,杜度是八旗旗主之一。这是一股相当强大的势力。总加起来,代善系统的人丁最多,执政贝勒最多,其他贝勒难以与他抗衡。因此,在天命十一年八月,八旗贝勒中,代善的势力最大,最有可能争取到汗位。

二贝勒阿敏,是镶蓝旗旗主,在建立后金过程中,军功累累,起了很大作用。他的弟弟斋桑古、济尔哈朗,也是统军治政的“执政贝勒”。虽然阿敏是努尔哈赤之侄,照说是不能继承汗位的,但此人素怀割地称君的野心,不愿甘为人下,在竞争汗位中,也是一个不能忽视的实力人物。

三贝勒莽古尔泰,是努尔哈赤第二个大福晋富察氏之子,虽因生母被休,有所影响,但他是正蓝旗旗主,同母弟德格类也是有权有势的“执政贝勒”,而且此人生性鲁莽,易生事端,也有争当国君的愿望。

四贝勒皇太极,智勇双全,聪睿过人,善用权术,功勋卓著,主正白旗,岳托、济尔哈朗、斋桑古、德格类等贝勒,以及额尔德尼巴克什、乌尔古岱督堂八旗高级官将,都是他的党羽或好友,很有发展前途。

多尔衮与兄长阿济格、幼弟多铎,系此时后金国母大福晋乌拉那拉氏阿巴亥所生的皇子,辖有汗父自领的正黄、镶黄二旗,汗父还曾许诺再赐一旗,让多尔衮也成为“全旗之主”,仅就此事而言,已非常清楚地表明了努尔哈赤对阿巴亥、对多尔衮三弟兄是何等的宠爱。一妻所生之子皆要赐予一旗,使他们都当上旗主贝勒,这是罕有的殊恩。

第一个大福晋佟佳氏哈哈纳札青,所生二子褚英、代善,固然都辖有足够编立一旗的人丁,但褚英于八旗定制(1615年)的前两年获罪监禁,只有代善一人才是正式的旗主贝勒。第二个大福晋富察氏滚代,虽与汗夫风雨同舟,共创金国,所生二子又已长大成人,率兵出征,军功累累,但也只有莽古尔泰一人领有正蓝旗,德格类并没有当上旗主,仍屈居小贝勒行列。

多尔衮三弟兄,除阿济格略有战功外,多尔衮、多铎皆未成人,都是小孩,既无军功,又无政绩,居然已经辖有两旗,都被汗父封为“全旗之主”,这是空前的也是绝后的特殊恩宠。既然汗父如此优遇,那么在诸贝勒考虑新君人选时,岂不是应该充分尊重汗父的意愿,对他们三弟兄予以优待,择一为君!

而且就以现领二旗来说,两个旗,60牛录,已超过了二贝勒阿敏、三贝勒莽古尔泰和四贝勒皇太极,与大贝勒代善不相上下。加之母亲贵为大金国母,又“有机变”,统一指挥,也很有竞争力的。但其弱点是年龄太小,阿济格21岁,多尔衮13岁零10个月,多铎12岁半,很难与久历战阵、饱经政治风霜的年长诸兄比高低。

至于努尔哈赤其他儿子,如阿巴泰、阿拜、塔拜、汤古岱、巴布海、赖慕布、费扬古等,皆系侧福晋,庶妃所生,不是旗主,没有什么势力,进不了争夺汗位的圈子。

总之,比较有条件有力量夺汗位的,是三个集团,一是代善系统,二是皇太极集团,三是多尔衮三兄弟,而以代善势力最大、最有希望。

在这矛盾错综复杂、形势十分紧张、人心惶惶的时刻,大贝勒代善做出了人们想象不到的决定,宣布任立皇太极为新汗,一下子就把局势稳定下来了。

统计局局长充分运用现代技术全面摸清三农家底地构叶

曾一鸣YY首秀沉浮五年再创曾一鸣效应六盘水

滑雪道搬上舞台北京卫视跨年玩转三地贵港

农业技术推广服务中心生态有机擘画农业发展未来买子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