挖掘机滤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挖掘机滤芯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清朝奇案婆婆媳妇都是绝色父子横死屋外谁才是偷奸凶手-【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2 11:40:47 阅读: 来源:挖掘机滤芯厂家

今天小编跟大家讲一个的。

清朝咸丰年间,在四川的合州郡出了一奇案。

话说,合州郡七涧桥有一个鞠海的名医,娶了一个很漂亮的老婆向氏,生了一个独子叫鞠安。鞠安长大后又娶了一个周氏,也是非常漂亮。我们知道,古代人生子早,四川这个地方又养美女,所以向氏本身四十出头,但肤色好,看上去就是三十的样子。而周氏更是年轻貌美。这一家应该是很幸福,父子都娶了美女。但一天晚上,发生了一件十分遗憾的事情。

那天晚上,婆婆向氏半夜醒来,发现不在床上了,连忙去外面找。正好吵醒了媳妇周氏,周氏也说自己的不见了。两婆媳赶紧出门找,结果在家几十米处,先后发现父子的尸体。两人都被刺中身体,流血过多而亡。

这个案子报上合州官府,很久都没有破案。而在案子二个月后。婆婆向氏的一个姐妹上门探访,正好看到了周氏。就说这个周氏这么年轻,守寡太可怜了,不如我作个媒,找个人家嫁了吧。向氏满口答应,周氏推却一阵后也答应了。

不久后,这个老姐妹上门,说找了一户好人家,就是合州衙门的书吏陈老伦。这个当然好了,竟然能够嫁给公务员。所以两下都谈妥了,把周氏嫁了过去。但是, 这个案子要不要破呢?

向氏经常到合州衙门去问。

今天小编跟大家讲一个的。

清朝咸丰年间,在四川的合州郡出了一奇案。

话说,合州郡七涧桥有一个鞠海的名医,娶了一个很漂亮的老婆向氏,生了一个独子叫鞠安。鞠安长大后又娶了一个周氏,也是非常漂亮。我们知道,古代人生子早,四川这个地方又养美女,所以向氏本身四十出头,但肤色好,看上去就是三十的样子。而周氏更是年轻貌美。

这一家应该是很幸福,父子都娶了美女。但一天晚上,发生了一件十分遗憾的事情。

那天晚上,婆婆向氏半夜醒来,发现不在床上了,连忙去外面找。正好吵醒了媳妇周氏,周氏也说自己的不见了。两婆媳赶紧出门找,结果在家几十米处,先后发现父子的尸体。两人都被刺中身体,流血过多而亡。

这个案子报上合州官府,很久都没有破案。而在案子二个月后。婆婆向氏的一个姐妹上门探访,正好看到了周氏。就说这个周氏这么年轻,守寡太可怜了,不如我作个媒,找个人家嫁了吧。向氏满口答应,周氏推却一阵后也答应了。

不久后,这个老姐妹上门,说找了一户好人家,就是合州衙门的书吏陈老伦。这个当然好了,竟然能够嫁给公务员。所以两下都谈妥了,把周氏嫁了过去。

但是, 这个案子要不要破呢?

向氏经常到合州衙门去问。

有一天,向氏又去,合州知州叫荣雨田,把这个向氏叫了上来,劈头就是一句:你与奸夫通奸,合死鞠海父子,还不从实招来。

这是怎么回事?

就在向氏搞不清状况时,荣雨田冷笑一声,说:宣证人!

这时,一个大汉被带了上来,这个大汉自供叫金六,跟向氏通奸二年,那天因为通奸被发现,所以跟向氏合谋将鞠海父子灌醉,然后将这两人分别刺死!

向氏连连喊冤,荣雨田一看不认罪就下令用刑,可打了许久,向氏依然喊冤不断。

这时,荣雨田又是一声令下:带证人周氏!

对啊,周氏是向氏的媳妇,如果向氏,周氏肯定清楚。

于是,周氏被带了上来。周氏上来第一句话就是:“婆婆确曾勾引过奸夫……”

这个周氏一指供,向氏就彻底软了,最后,她招认一切。这样一来,有证人,有口供,案子似乎就定了。就是向氏风流,勾引奸夫,谋杀了丈夫跟儿子。

可是,这样是不是太荒唐了,杀夫的有,杀儿子的有吗?

消息传开后,大家都不信。而很快,向氏的娘家人出动了。

向氏的一个侄女向菊花主动表示要出去上告,替姑姑洗去冤情。

向菊花一去,就拦了一个人的轿子,谁的轿子呢?四川总督黄宗汉。

向菊花为什么拦总督大人的轿子?这有点太越级了,其实,向菊花先是去了重庆越衙,结果被知府打了一顿。后来,向菊花又跑到了成都臬台衙门,结果又被打了出来。

没办法,向菊花才告到了总督的面前。巧的是,合州合州荣雨田就在附近,陪领导视察,一看,截访不成功,竟然告到了大领导这里,马上叫人打向菊花鞭子,把她赶走。

而这个时候,黄宗汉突然来了兴趣,要问一下这个上访的人。

黄宗汉问了向菊花,了解了解情况,按照惯例,就把这个案子交给了下级四川臬台卢道恩。让他们重新审一下。

说罢,黄宗汉就打发向菊花走了。

有一天,向氏又去,合州知州叫荣雨田,把这个向氏叫了上来,劈头就是一句:你与奸夫通奸,合死鞠海父子,还不从实招来。

这是怎么回事?

就在向氏搞不清状况时,荣雨田冷笑一声,说:宣证人!

这时,一个大汉被带了上来,这个大汉自供叫金六,跟向氏通奸二年,那天因为通奸被发现,所以跟向氏合谋将鞠海父子灌醉,然后将这两人分别刺死!

向氏连连喊冤,荣雨田一看不认罪就下令用刑,可打了许久,向氏依然喊冤不断。

这时,荣雨田又是一声令下:带证人周氏!

对啊,周氏是向氏的媳妇,如果向氏,周氏肯定清楚。

于是,周氏被带了上来。周氏上来第一句话就是:“婆婆确曾勾引过奸夫……”

这个周氏一指供,向氏就彻底软了,最后,她招认一切。

这样一来,有证人,有口供,案子似乎就定了。就是向氏风流,勾引奸夫,谋杀了丈夫跟儿子。

可是,这样是不是太荒唐了,杀夫的有,杀儿子的有吗?

消息传开后,大家都不信。而很快,向氏的娘家人出动了。

向氏的一个侄女向菊花主动表示要出去上告,替姑姑洗去冤情。

向菊花一去,就拦了一个人的轿子,谁的轿子呢?四川总督黄宗汉。

向菊花为什么拦总督大人的轿子?这有点太越级了,其实,向菊花先是去了重庆越衙,结果被知府打了一顿。后来,向菊花又跑到了成都臬台衙门,结果又被打了出来。

没办法,向菊花才告到了总督的面前。巧的是,合州合州荣雨田就在附近,陪领导视察,一看,截访不成功,竟然告到了大领导这里,马上叫人打向菊花鞭子,把她赶走。

而这个时候,黄宗汉突然来了兴趣,要问一下这个上访的人。

黄宗汉问了向菊花,了解了解情况,按照惯例,就把这个案子交给了下级四川臬台卢道恩。让他们重新审一下。

说罢,黄宗汉就打发向菊花走了。

一晃过去了两个月,黄宗汉也忘了这个案子。有一天,他在外面吃完晚饭,打轿回家,突然又被拦了。

没错,拦他的又是向菊花。

这个黄宗汉很奇怪,说不是交待下去了嘛,怎么又来拦我的路。

向菊花说,不行啊,下面没有清官能够替我作主啊,我的姑姑已经定罪,到期就要处死。

黄宗汉这才想起来,他没有问这个案子最后的审理情况,看到向菊花已经被打成了干菊,他也感觉不对劲。所以他决定亲自过问此案!

过两天,黄宗汉直奔四川按察使衙门,正好里面正在审此案。黄宗汉就在旁边听,此时四川臬台卢道恩处理的正是向菊花上访,反正就是那一套:刁民,竟然敢惹事生非,到处上访。喝斥完就是拉下去打。直打得向菊花的屁股见血。这时,黄宗汉说停一下,说这样办案不行啊,既然这个姑娘不招,我看你们的牢里不是有奸夫嘛,把奸夫拉出来审一审。

卢道恩一听,对嘛,领导就是高明,我怎么没想到?

所以把奸夫就是金六拉了出来。这个金六五大三粗,而且在狱中肥肥胖胖的,一点不害怕,有持无恐的样子。

一看金六嘻皮笑脸,黄宗汉大怒,说你丫的杀了两个人还这么嚣张,拉下去打。

就把金六拖下去打板子,刚打二下,这个金六就喊了一句:不是说好不打我的嘛,怎么今天又打我了!

这一下,满堂皆惊。再一审,明白了,这个金六其实是个犯,有一天晚上了一个小姐,小姐自尽而死,他被抓了进来。而合州县有个书吏跟他说,只要他承认与向氏通奸杀人,就可以保他不受刑。

这个书吏是谁呢?正是娶了周氏的那位陈老伦。这个事情原来是这样的。案子发了以后,陈老伦去调查情况,看上了周氏,所以娶了周氏,那为什么要冤枉向氏呢?因为这个案出来后,上级要求定期破案,合州知州荣雨田无奈之下,跟书吏陈老伦商量,决定把向氏做成凶手。而周氏之所以指认前婆婆向氏,主要是受了陈老伦的欺骗,陈老伦骗她,如果不能破案,他自己就要掉脑袋,而只要周氏指认,陈老伦则可以从中保向氏不死。

一晃过去了两个月,黄宗汉也忘了这个案子。有一天,他在外面吃完晚饭,打轿回家,突然又被拦了。

没错,拦他的又是向菊花。

这个黄宗汉很奇怪,说不是交待下去了嘛,怎么又来拦我的路。

向菊花说,不行啊,下面没有清官能够替我作主啊,我的姑姑已经定罪,到期就要处死。

黄宗汉这才想起来,他没有问这个案子最后的审理情况,看到向菊花已经被打成了干菊,他也感觉不对劲。所以他决定亲自过问此案!

过两天,黄宗汉直奔四川按察使衙门,正好里面正在审此案。黄宗汉就在旁边听,此时四川臬台卢道恩处理的正是向菊花上访,反正就是那一套:刁民,竟然敢惹事生非,到处上访。喝斥完就是拉下去打。直打得向菊花的屁股见血。

这时,黄宗汉说停一下,说这样办案不行啊,既然这个姑娘不招,我看你们的牢里不是有奸夫嘛,把奸夫拉出来审一审。

卢道恩一听,对嘛,领导就是高明,我怎么没想到?

所以把奸夫就是金六拉了出来。这个金六五大三粗,而且在狱中肥肥胖胖的,一点不害怕,有持无恐的样子。

一看金六嘻皮笑脸,黄宗汉大怒,说你丫的杀了两个人还这么嚣张,拉下去打。

就把金六拖下去打板子,刚打二下,这个金六就喊了一句:不是说好不打我的嘛,怎么今天又打我了!

这一下,满堂皆惊。再一审,明白了,这个金六其实是个犯,有一天晚上了一个小姐,小姐自尽而死,他被抓了进来。而合州县有个书吏跟他说,只要他承认与向氏通奸杀人,就可以保他不受刑。

这个书吏是谁呢?正是娶了周氏的那位陈老伦。

这个事情原来是这样的。案子发了以后,陈老伦去调查情况,看上了周氏,所以娶了周氏,那为什么要冤枉向氏呢?因为这个案出来后,上级要求定期破案,合州知州荣雨田无奈之下,跟书吏陈老伦商量,决定把向氏做成凶手。而周氏之所以指认前婆婆向氏,主要是受了陈老伦的欺骗,陈老伦骗她,如果不能破案,他自己就要掉脑袋,而只要周氏指认,陈老伦则可以从中保向氏不死。

显然,这是一起明显的冤案。但是,真正的凶手是谁呢?

说来也巧,凶手自己跑出来了。

黄宗汉派了一个叫李阳谷去查案,本来李阳谷也查不出来,但在一次住店时,听到两个人在说醉话。其中一个人吹牛皮,说自己就是合州的凶手。那晚,他路过鞠海家,顺便偷了点钱,结果被鞠海发现追了出来,扭打之中。他就把鞠海捅死了,而其后,他儿子鞠安也跑了出来,所以把鞠安也给捅死了。案子就是这么简单!

李阳谷大喜过望,马上调人把真凶抓了起来,然后真凶指证,在杀人现场数百米处起获凶器一把。

好了,案子是真正结束了,向氏跟周氏,都是美妇,但其实都没有奸情,反而是一件很普通的入室盗窃杀人罪。因为官吏昏庸,反而造成了一起大冤案。

不过,这个案子的处理就有些让人唏嘘了。

周氏因为陷害婆婆,被判绞刑。书吏陈老伦在狱中自杀,而荣雨田脱了死罪,半年后又官复其职,当了两任知县。看来,倒霉的总是临时工。

最后,这个七涧桥凶杀案在1995被拍成了《无泪》,修庆、李艳秋、赵虹主演。不过,竟然是一部武侠片。据说影评还不错。有空的亲们可以去扫一眼。微信扫码关注

每日推送新鲜资讯

显然,这是一起明显的冤案。但是,真正的凶手是谁呢?

说来也巧,凶手自己跑出来了。

黄宗汉派了一个叫李阳谷去查案,本来李阳谷也查不出来,但在一次住店时,听到两个人在说醉话。其中一个人吹牛皮,说自己就是合州的凶手。那晚,他路过鞠海家,顺便偷了点钱,结果被鞠海发现追了出来,扭打之中。他就把鞠海捅死了,而其后,他儿子鞠安也跑了出来,所以把鞠安也给捅死了。

案子就是这么简单!

李阳谷大喜过望,马上调人把真凶抓了起来,然后真凶指证,在杀人现场数百米处起获凶器一把。

好了,案子是真正结束了,向氏跟周氏,都是美妇,但其实都没有奸情,反而是一件很普通的入室盗窃杀人罪。因为官吏昏庸,反而造成了一起大冤案。

不过,这个案子的处理就有些让人唏嘘了。

周氏因为陷害婆婆,被判绞刑。书吏陈老伦在狱中自杀,而荣雨田脱了死罪,半年后又官复其职,当了两任知县。看来,倒霉的总是临时工。

最后,这个七涧桥凶杀案在1995被拍成了《无泪》,修庆、李艳秋、赵虹主演。不过,竟然是一部武侠片。据说影评还不错。有空的亲们可以去扫一眼。

微信扫码关注

每日推送新鲜资讯

以上内容由历史新知网整理发布(www.lishixinzhi.com)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北京比较好的干细胞医院

301医院肿瘤免疫疗法

NK细胞治疗肝癌

国内最好的免疫治疗医院